A-A+

“限制投资”秒变谣言 特朗普的左膀右臂为何吵起来?

2018年06月26日,23时00分16秒 美国动态 阅读 11 views 次

“限制投资”秒变谣言,特朗普的左膀右臂为何吵起来?

不同于前任,特朗普政府的政策“变脸”甚至前后矛盾,并不算罕见。

在过去的24小时中,在一项限制外国在美投资政策上,美国政府重要官员们所释放的信息混乱,令市场上充满了不确定性。

当地时间6月25日,为驳斥美国媒体对“特朗普政府可能将限制中企对美某些行业投资”的报告,已经在美国媒体上沉寂近一个月的财政部长姆努钦出人意料地亲自发推文,表示要代表特朗普政府宣布上述消息是“假新闻”,并称“泄密者要么根本不存在,要么就对上述事宜并不熟悉”。

姆努钦指出,即将发布的政策并不会针对中国,而是适用于所有世界上对美国可能构成威胁的国家。姆努钦话音刚落,道琼斯工业指数应声大跌。

然而在当日晚些时候,白宫国家贸易委员会主席纳瓦罗又在财经媒体CNBC 接受访问时给出了另一种说辞,称美国的限制政策不会针对任何其他国家。

对此,在被问及“中方是否感到难以辨别美方到底要传递怎样的信息”时,6月26日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对当前经济全球化发展趋势和全球化过程中出现的问题,以及如何解决这些问题,中方的立场是一贯的,也是坚定的,不会因为一时一事而有所改变。

特朗普的左膀右臂吵起来

纳瓦罗25日接受CNBC访问时说,美国财政部将于周五(29日)就限制中国投资向特朗普提出报告,这是为了“保护我们的科技和知识产权,让美国在未来繁荣发展”。

按照美国政府此前的计划,将在6月30日公布一份限制外资在美投资政策,而姆努钦所掌管的美国财政部负责敲定该计划。

对此近日美国媒体报道,特朗普政府可能将限制中国企业对美某些行业的投资。

具体而言,美国财政部考虑阻止中企占最少25%股权的公司收购美国科技企业,同时,对于中资持股比例低于25%的公司,如果在评估中认为中方可以通过董事会席位、许可协议等方式来获得相关技术,那么这类投资也将面临阻碍。据报道,这些限制中资购买的科技类企业包括航天航空类、机器人类公司和初创企业。

而美方拟动用上世纪70年代通过的《紧急权力法案》做到这一点。

此前美国财政部分管国际市场和投资的助理部长塔尔伯特(Heath Tarbert)曾透露,在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CFIUS)改革和《紧急权力法案》问题上,美国财政部特地设立了两个独立的办公室,“正在明确考虑这两个问题”。

《紧急权力法案》可以赋予美国总统极大的权力,即在“不同寻常且巨大的危险”面前宣布国家处于紧急状态之下,并可以不受限制地征收关税;而且在该法案中,对“国家紧急状态”的定义非常模糊。

历史上,美国曾使用该法案对付一些拉丁美洲国家。

在此消息传出后,中方外交部在25日回应道,“中美经贸投资合作本质是互利共赢的。中资企业对美投资为美方创造了大量就业岗位和税收,也为美国企业拓展海外业务带来了资金和市场渠道。我们希望美方能客观看待企业的商业行为,为中国企业在当地开展投资活动创造良好、公平和可预期的投资环境。”

不过,作为美国财政部的掌门人,姆努钦对上述美国媒体的报道有不同看法,并直接指出其报道不实。

作为报道媒体之一的《华尔街日报》则力挺自己的报道,其资深评论员戴维斯(Bob Davis)找出白宫链接指出特朗普政府官员自相矛盾之处:不正是白宫在5月29日发声明,指出将这项政策将涉及中资么?

字面上看,美国白宫在5月29日的声明中做出三个表述,即将对从中国进口的涉及“产业重要技术”类500亿美元商品征收25%的关税,并将择日宣布对涉及并购和购买有关类别企业及产品的中国个人和实体实施具体的投资限制和出口管制措施,同时将继续在世贸组织(WTO)对中国提起有关知识产权的诉讼。

但是,对华“鹰派”纳瓦罗同姆努钦在如何看待贸易政策方面存在认知鸿沟,此前也曾在电视上否定过姆努钦的意见。此次纳瓦罗再次在电视上同姆努钦公开唱反调,指出这一政策意在针对中国。

对此,陆慷指出,我们坚定认为,发展中出现的问题必须通过发展解决,全球化中出现的问题必须通过推动全球化朝着更加开放、包容、普惠、平衡、共赢的方向发展来解决。对当今国际经济领域出现的、一些主要经济体之间的紧张和问题,中方和国际社会绝大多数成员一样,仍主张要维护和促进现有国际经济贸易金融秩序和相关准则,继续致力于推进贸易和投资自由化和便利化。我们相信这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途径。

针对“特朗普政府真的可以肆意修改投资政策”这一问题,荣鼎集团创始合伙人兼中国团队负责人荣大聂(ROSEN)在近期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指出,不像国际贸易中有WTO这样的仲裁机构,在直接投资领域,并不存在国际法律。

更令外资担忧的在于CFIUS改革

实际上,同出台上述限制外资投资政策相比,姆努钦一直更加支持对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进行现代化改革。

目前,这一旨在为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扩权的法案“外国投资风险审查现代化法案(FIRRMA)”已经出现在了美国众议院的相关日程上。

如FIRRMA法案得到通过,则为外资收购美国技术公司蒙上阴霾。

美富律师事务所(Morrison & Foerster)在最新发布的《技术并购-行业领袖调查》中指出,调查发现有54%的受访者认为CFIUS审查增强,将有碍交易达成。

研究机构451 Research的并购知识库(M&A KnowledgeBase)今年曾公布一份报告,显示2017年中国在美国科技领域并购交易的总金额从2016年的149.7亿美元锐减至19.7亿美元。2017年宣布的并购交易数量为13宗,低于2016年的28宗。

《技术并购-行业领袖调查》指出,特朗普政府至今已数度制止中国公司收购美国公司,对介入双方买卖毫不手软。为此,调查发现,受访者对中方收购美方的跨境交易前景最为悲观,有65%的受访者预期中美收购交易量会下降。

美富律师事务所中国对外投资业务组合伙人孙川认为:“中国投资者对有可能发生贸易纠纷以及 CFIUS 审查加强这种情况的担心是可以理解的。尽管中国投资者仍对美国技术公司,尤其是那些处于不太敏感领域的公司很感兴趣,但他们近来在做向美国进行投资的决定时都很小心。”

他说:“我们发现,自去年以来,中国投资者的中短期投资策略发生了明显的转变——他们目前更倾向于向位于东南亚、以色列以及欧洲等地区的目标公司进行投资。”

目前的数据也支撑这种判断。长期追踪中国在美投资的荣鼎咨询公司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前5个月中国在美直接投资同比大幅下降92%至18亿美元。

需要指出的是,即便是在中美出现贸易摩擦之前,中国对美投资已经锐减。根据荣鼎集团方面的报告统计,2017年全年中国对美全新宣布的投资意向额同比减少了90%,实际完成的新投资交易额减少了74%。

荣大聂认为,2017年这一数据的骤降同中方控制非理性对外投资有关,CFIUS并不是主因;而今年则有可能出现变化。

美国中国总商会上周发布的《2018年在美中资企业商业调查报告》显示,60%的受访企业最担心特朗普政府对进口产品征收高关税,14%的受访企业认为特朗普政府增加贸易壁垒可能会导致它们减少在美投资。

编辑:杨小刚

责任编辑:张国帅


智能-聚合: